您好,欢迎光临泰山正气网!

也说泰山石敢当并赞

发布时间:[2017-5-2 17:43:59]    浏览量:189次
  一、史游与“石敢当”
  石敢当历来名气颇大,但其最早起源于何时,缘何得此名,却并非人们所尽知,甚至莫衷一是了。惟可知,最早见诸记载的“石敢当”三字出自西汉元帝时黄门令史游的《急就章》。“急就”乃“速成”之意,是供皇家裔孙与贵族子弟入学识字的启蒙读物;《急就章》也是保存至今年代最早的蒙书。全书句式以七言为主,三言次之,杂以四言,计32章,大体分为“姓氏名字”、“服器百物”、“文学法理”三大部分,内容相当丰富,几乎涵盖了汉代生活的各个方面。
  《急就章》开篇便说“急就奇觚与众异”。周秦两汉时的文章,原是写在简片上的,史游则是把文章录写在了一种“八面觚”(八棱的短木柱)上,每面写63个字,称之为一“章”,这种方式比简牍的阅读方便多了,所以自称“与众异”。接着又说“罗列诸物名姓字”,的确,《急就章》的文字几乎皆用名词组成,没有一字重复,因此也就不像后来的《三字经》、《千字文》等蒙书那样充满了道理。
  例如,其第一部分就列举了132个姓名,首句是“宋延年,郑子方,卫益寿,史步昌”,每句话之间毫无关联,故人们便以为《急就章》只是人名的堆砌,那“师猛虎,石敢当,所不侵,龙未央”也只是四个人名罢了。
  但又不尽然,如其中有 “邓万岁”,谁敢起这样的名?又有“马牛羊”,谁又会起这样的名?其实,史游是在每个单姓后面加两字,每个复姓后面加一字组成了三字句,所加的字有名词、动词、形容词及词组等,以强化通篇的内容及押韵,而并非真正的人名。史游用儿童较为熟悉的姓氏,巧妙地连接成句子,串联字词、普及常识,这正是他的高明之处,所以,其中很多句子就并非全是人名了。石敢当难道也不不是人名吗?答案同样是否定的。
  “石敢当”只是一个概念,是华夏民族对远古时代的集体记忆,是一个民族精神的承载符号,也是对石的倾情赞美。古人钟情于石,盖因为人类文明起源全赖于石,早在青铜器、铁器发明以前,人类已经历了十余万年的石器时代,从打制的砍砸器、投掷器到磨制的各类石制生产工具、生活用具……石头伴随了人类的整个童年。
  据当代学者考证,上古时候,在生产力相当低下的状况下,人们崇拜自己的创造,石制工具就是他们最初的创造,有了这些工具或者说学会了制造这些工具,就可以生存发展;反之,则将会在大自然面前束手无策,失去生存的条件。即使到了现代社会,人类崇拜的最大对象也是工具——不过它已演变成了更加抽象的“科学”。这一点,无论从历史进程还是从现实生活看,人类生活的改善、社会的进步,在很大程度上是科学昌明的结果。快速发展的科学技术赋予人类无与伦比的生产力,给人类带来了数之不尽的惊喜,并对人类形成一种强烈的提示:惟有科学是最伟大、最有用的,于是对科学的崇拜便始终延续着,以致至今不绝。基于同样的道理,现代的科学崇拜与古代的石崇拜是一脉相承的。
  史游所处的汉代,虽已远远地超越了石器时代,失去了石崇拜的土壤,但是在人们的心目中,依然对上古之石——石制工具所带给人们的恩惠有着不可灭失的崇仰情怀:石,是那样地坚硬,那样地无所不能;石,不怕风暴雷霆,不拍妖魔邪祟;传说中的阿房宫用石建成,雄伟华丽的长乐宫、未央宫也是石头的杰作;石,支撑着乡村,支撑着城市,没有石的的生活是不可想象的……出于这份基因带来的情感,史游自然地在“石”字的下面写上了“敢当”二字,也写上了他对世界的认识。当然,这也不能说明“石敢当”就是这位黄门令的发明,在那个时代,石敢当——石头敢于承当,应该是中华这片土地上所有人的共识。那么,为什么人们又一直相信“石敢当”就是一个真实的人呢?
  二、颜师古与《急就章》
  这是颜师古的功劳。唐初学者颜师古(581年--645年)曾对《急就章》做过注释,并将之改名为《急就篇》。他对“石敢当”注之:“卫有石蜡、石买、石恶,郑有石制,皆为石氏;周有石速,齐有石之纷如。其后以命族,敢当,所向无敌也。”颜氏认为,石是姓,石姓中有叫“敢当”者,所向无敌。颜师古的解释甚不着边际。其因有二:一、正如上述,史游只是借姓氏来说事,只是借“石”字来说明一种现象,即石头的属性及功能等,并非指一个具体人名,颜氏却列举出卫国有石蜡、石买、石恶,郑国有石制……等人名,与之全然不搭界。二、《急就章》的三字文有着隐约的上下联系,不能割裂开把三字视为独立的人名而加以注释。因颜氏误导,自古以来石敢当便被当成了一个人,谬误逾千年矣。窃以为,此四句话可以联成一个整体,是古的石崇拜的折射。
  史游将上古的石崇拜拟人化了,赋予了石头生命,他这四句话要传达给童稚的信息是:坚硬的石头敢于承当一切,具有猛虎的性格,没有任何邪佞能够侵扰它,它像龙(保佑人们)一样永无止息(句中“龙未央”——未央:无尽。《楚辞•离骚》“及年岁之未晏兮,时亦犹其未央。” 王逸注:“央,尽也。”)。上古,每一部落均有自身的图腾,如先秦韩非子记述黄帝封禅泰山:“昔者黄帝合鬼神于泰山之上,驾象车而六蛟龙,毕方并辖,蚩尤居前,风伯进扫,雨师洒道,虎狼在前,鬼神在后,腾蛇伏地,凤皇覆上,大合鬼神,作为《清角》。”(《韩非子•十过》)。其中的龙、风伯、雨师、虎狼、腾蛇、凤凰等便俱是法力甚大的神物,也是不同部族的图腾标志。西汉时期,上古图腾的影子尚在,史游将“猛虎”、“石”、“龙”写进速成教本中显然受到了上古图腾的影响。但其所突出的仍是“石”——那自始至终与人类在劳动中相伴的不朽崇拜对象。于是,华夏先民数万年的石图腾被第一次付诸了文字,并被赋予了一个响亮名字,自儿童启蒙伊始便长久地留在了人们心中。
  毋庸讳言,颜师古也功不可没,他的注释大大增强了《急就章》的生命力,对石敢当的传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如宋代曾出土过唐大历五年的石碣,大历五年即公元770年,比颜师古的注释晚了几十年,石碣上刻有“石敢当,镇百鬼,压厌殃,官吏福, 百姓康,风教盛,礼乐昌”等字样,这便是沿承颜师古的注解而来的,短短几十年间,石敢当的法力及功能就有了极大的扩展,此后,这一形象便进一步成为了一个具体的人或神,在民间已大为普及了。
  再之后,石敢当日益深入人心,便有了各种推断。有的认为石敢当是五代时的勇士,又有的将其说成是“大夫”(医生),还有的说他是将军、是农民的儿子、是门神,甚至说石敢当出生在徂徕山下的桥沟村等等,不一而足。虽然很俗,有的甚至俗不可耐,但也不错,石敢当的形象变得有血有肉了,传播得更加广泛了。但是,其历史渊源却已无人知晓,其积淀数万年的精神承袭也几乎付之阙如了。
  其实,石敢当的价值并不仅是一个泛泛的守护神,因为,具有“镇百鬼,压厌殃,官吏福, 百姓康……”神力的神祇比比皆是,无需再塑造一个石敢当。因为人们要诉求于石敢当的并非仅仅是让其保佑,而应是从这一形象中汲取更多的文化营养和精神力量。
  三、石敢当与“泰山石敢当”
  石敢当自有其独特的精神内涵和价值,尤其是宋代以后,在石敢当前面加上了定语“泰山”,意思就变为了“泰山之石敢于承当”。泰山所蕴含的精神与泰山石敢当的精神实质是如此地契合,如此地光照世人而又振聋发聩,所以,不仅是石敢当的境界获得了极大提升,一切疑问亦均可迎刃而解了。
  《诗》云:“泰山岩岩,鲁邦所瞻”。何为“岩岩”?乃古人形容泰山之专有名词,有着高大、威严、挺拔、刚毅、不屈、向上、亲切、包容等等诸多美好之意蕴,而泰山之石是构成“岩岩”貌的最主要元素,在古人心目中,泰山石具有生命、情感、灵性,并有着超人的力量。而自上古流传,至汉代形成概念的石敢当与之相碰撞,极其必然地,一个伟大的形象——泰山石敢当横空出世了,他可被视作泰山的化身。
  古人钟情于泰山,乃因为泰山崛起于东方,触石生云,坚如磐石,发育生命,镇坤维而不摇,以致上古无怀氏、伏羲、炎帝、黄帝、帝喾……周成王等七十二代帝王接踵而至,竞相登封,以求国泰民安、风调雨顺,泰山成为华夏古老民族的象征。古人知此,颂扬泰山及泰山石的诗文如汗牛充栋不可胜数;今人亦知此,北大教授、美学家杨辛先生在其著名诗作《泰山颂》中便道出了泰山“松石为骨”的千年命题——石,是泰山的脊骨,也是我们这个民族的的脊骨。真可谓一语中的。
  泰山石敢当的形象同泰山精神一样,早就融进了民族的血液,社会精英总是在自觉或不自觉地践行着自己崇仰的信条。综而述之,泰山石敢当的社会、文化、精神意义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:
  一是藉此弘扬追求平安、追求昌泰的民族价值取向。
  泰山石敢当最大的价值是携带了平安的信息,灾难深重的中国古人最懂得平安的意义,语云“宁当太平犬,不做离乱人”。“泰山石敢当”的石碣不仅仅只是镶在墙上当个“平安符”、“被平安”,而是要立在心中,去维护平安,创造和谐社会。
  二是藉此呼唤挺身而出敢于承当的民族精神。
  简言之,仅以孟子为例。孟子生活的时代百国纷争,战乱不止,以孟子为代表的一批思想家以泰山为人生的标准,积极入世,孟子提出“虽千万人吾往矣”,“舍我其谁”,“富贵不能淫、威武不能屈”,“生,我所欲也;义,我所欲也。二者不可得兼,舍生而取义者也”……孟子被誉为“伟丈夫”,何也?人称之孟子“有泰山岩岩气象”。“泰山岩岩气象”,即泰山的气象,亦岂非泰山石敢当的气象!这真是我们今天所要大力呼唤的啊,亦是唐代石敢当“风教盛”的意义所在也。
  三是作为纽带连接五大洲华人。
  泰山石敢当不仅在大陆华人心目中地位崇高,而且也深深地影响着海外华人,凡有华人的地方,几乎都有泰山石敢当之碑刻,其已成为一条纽带连接起了五大洲华人。
  四是各司其职,守土有责。
  这便是以前经常说的话,像石敢当那样,“从我做起”。
  五是扬国魂、壮民胆。
  有泰山石敢当在胸,复何惧之有。不再赘述,即作顺口溜而赞之。

古之石敢当,莫知起何处。先民凿石斧,其形即已出。
汉代有史游,誉之如龙虎。流传贯百世,崇仰无代无。
镇宅辟厌殃,教化淳民俗,百姓得平安,为官亦能福。
一朝归泰山,其势未可估。泰山冠五岳,犹如擎天柱。
其状何岩岩,登封接踵足;民众亦拜之,风雨皆无阻。
此石曰敢当,伴民于门户,不使邪祟侵,不让妖魔顾。
荡荡伟壮士,堂堂大丈夫,挺立天地间,有责于守土。
回首我中华,史可追盘古。敢当精神在,江山必永固。
网站首页| 协会简介| 工作动态| 政策法规| 原创撷英| 泰山文化| 理论研究| 科技与生活| 特别推荐| 留言板